学校主页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网站主页» 科学研究» 学术讲座» 正文

“法国象征主义及外语学科研究方法”学术讲座成功举办


作者:houyanmei 日期:2014-04-28 08:55:00 人气:



    424日下午,外语系“法国象征主义及外语学科研究方法”学术讲座在明辨楼118教室举办。主讲者是西安外国语大学原校长,民革中央常委、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户思社教授。外语系大部分教师和研究生聆听了户思社教授的精彩讲座。本次活动由副主任张宏峰主持。

 

在张宏峰副主任向外语系的师生介绍户思社教授以后,外语系党总支书记刘文东致欢迎词。他说,在之前与户思社教授的交流中就已经收获了很多。户老师在学科建设以及教师职业发展等问题上见解独到,对于正在快速发展中的外语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他认为,户思社教授的个人成长经历对大家来说是绝佳的励志教材。

 

    户教授的讲座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的内容是法国象征主义。户教授首先谦逊地告诉在座的师生们,自己主要是因为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再加上一点个人所付出的努力,才能获得今天的成就。户教授围绕法国象征主义诗学这一主题,深入浅出地讲解法国象征主义的起源、发展与内涵以及其代表人物,如波德莱尔、兰波、马拉美和魏尔伦等。户教授用生活中最常见的U盘与U盘盖举例,为大家阐释了象征主义的内涵就是“用看得见的东西象征看不见的东西”、“借有声表无声”、“借有形表无形”。在讲座期间,户教授经常走出教室前方的讲台,到师生面前,配合生动的肢体语言为大家讲解。他指出,象征一词最早源于希腊语,最初的含义是指两件一起跑出去的东西的综合,古希腊语中的含义指一分为二的木器或者陶器。见到自己的朋友或友军时,拿出自己的那块,便是“自己人”的证明。后来希腊词汇与古法语融合之后,“象征”成为佩戴在传教士的身上标志。到了十五世纪,又表示“信仰”,进而演化为抽象概念。莫雷亚斯在《象征主义宣言》中论述了象征主义的探索目标是由思想转化为一种形式,是从具象到抽象的一种概念。户教授又提到了1883年的法国诗坛,那一年魏尔伦出版了《可诅咒的诗人》,让年轻一代的诗人们了解并接受那些他们根本不知道的天才诗人,即便那些天才与社会格格不入。而且,当时是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盛行的年代,象征主义则是鲜为人知的小众流派。但是,同样在1883年,于斯曼的自传体小说《逆流》与魏尔伦的《可诅咒的诗人》一同帮助了一群象征主义诗人得到公众的承认。

 

    户教授并未局限于诗人和作家来谈法国的象征主义,德国作曲家瓦格纳也是他谈论的重点人物之一。瓦格纳不仅仅是音乐家,也是思想家,他是最早追求精神和象征艺术的大师。1886年元月8日的《瓦格纳杂志》上,发表了马拉美、魏尔伦等8位象征主义诗人纪念瓦格纳的诗作。《时尚》杂志则发表了兰波的重要诗集《彩图集》和《地狱一季》,反映了当时贵族没落,资产阶级兴起的社会背景,人们怀念过去所营造出的一种称之为“世纪病”的病态社会。户教授随后提到了雨果,雨果的主张是小说要宣扬道德和真善美的东西,起说教作用。但莫雷亚斯所认为的象征主义则反对说教,同时否定了主观和客观论者,提倡柏拉图式的理想主义,用外在的形式表明内在的理念。

 

    在第一部分最后,户教授又了一部分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的内容,包括当时的文学艺术馆,模仿古人写作发展而来的三一律限制了文学的发展,德国的狂飙突进运动打破了浪漫主义中的滥情主义等。波德莱尔的《恶之花》,通过描写腐尸表现人的精神,体现了其现代性,还有内容里的偶发、顺变和碎片化的特性。波德莱尔最终成为现当代文学的发起者。

 

    在讲座的第二部分,户教授为外语系师生讲解外语学科的研究方法。户教授指出,在科研中,一定要找到不同的角度来研究问题,在科研过程中,如果出现新问题,要及时引入并想办法解决。在研究人物时,需要一个接着一个地研究,找出他们之间的内在联系,要有广阔的研究范围,即便只是那些受到某些思想影响的人,如果可能的话,也都要尽量加入到自己的研究范围里面。从大题小做再到小题大做。同时,户教授还指出,教师在做科研的时候一定要围绕主题,且内容要回到课堂,不能仅为发论文而做科研。他认为精读课就可以做研究,研究就在课堂,比如句型like to dolike doing的区别就可以作为研究课题。在课堂上遇到问题,在科研上解决问题是他的宗旨。他还举了哈佛著名教授的公开课的例子来说明教师个人研究成果与授课内容的重要关系。

 

    在提问时间段,有学生提出了为什么理论与现象脱节的问题。户教授对此做了非常耐心的解答,他指出,理论总是要落后于现象的,无论是色彩还是音乐还是文学,人们对于理论的总结总是滞后的。文学家的创作永远走的在时代前列。学术的意义在于引导人们积极向上,追求真理、自由和平等。随后又有老师提问象征主义的未来在哪里,以及现今是否已经被其他主义取代。户教授回答道,现在象征主义的碎片已经进入各个流派,渗透到各个领域。对《红与黑》的不同解读以及超现实主义等,都有象征主义的影子。又有同学提问中国古诗与法国象征主义是否有联系的问题,户教授及时纠正道,中国古诗中所采用的修辞手法如拟人、暗喻和夸张等,虽然象征主义也有采用,但是并不意味着中国古诗就是象征主义,象征主义特指19世纪中叶以后所产生的思想流派。而且,他提醒道,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在做研究时,一定要有依据作为支撑。最后,又有老师向户教授请教了时间管理的问题,户教授也热心分享了他自己的个人经验,他指出,要把时间划分成块,在特定时间专注于做规划好的事情,静心治学,静心做研究即可。

 

    朱安博教授做了精彩点评。他提到,户教授具有深厚的学术积累,在时间的拼接方面以及做研究时小题大做大题小做的理念让人印象深刻且受益匪浅。从词源开始讲解象征主义,这样的思路非常清晰,有助于把问题弄清楚,而且户教授不但只讲象征主义,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等也有涉及。户教授把教学科研结合的理念也是值得赞赏,象征主义包含哲学和思潮等各方面的内容。提高人文综合素质的关键就在于在学习上要追根溯源。张宏峰在结语中也指出,户教授今天的境界都与他长期积累、放射状研究、清静专注密不可分。他非常赞佩户教授“在教学中发现问题、通过科研解决问题,再将研究成果应用与教学”这一教学科研一体化的见解。

    户思社教授的讲座使外语系师生对法国象征主义的内涵与外语学科的研究方法有了崭新的认识,他的小题大做大题小做的科研理念也引起了外语系师生的广泛深入的思考,他对于时间管理的方法也给予大家以深刻的启示。此次活动,对于弘扬文学精神、促进外语系广大师生的学术水平的提升,具有很大意义。

                                  撰稿人:许博祥

 

户思社教授简介:  

户思社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文学博士,里摩日大学名誉博士,法国政府金棕榈教育军官勋章获得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原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长,现任民革中央常委、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

户思社教授是教育部高等学校外语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外语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法语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西安外国语大学“法国语言文学”学科带头人,兼任中国欧洲学会法国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会长,省级教学名师,民革陕西省委会副主委、民革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民革第十二届中央常务委员,第十、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户思社教授师从法国著名文学评论家、作家雷蒙?让,研究著名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和法国现当代诗歌。在中法文学作品译介和外国语言文学理论研究领域笔耕不辍。留法期间,他先后与人合译发表中篇小说《任性夫人》和杜拉斯的《夏天的雨》。同时还与汉学家杜特莱合译了我国当代著名作家韩少功的中篇小说《爸爸爸》,在法国阿丽乃亚出版社出版后,引起了强烈反响。《世界报》和《解放报》均发表了评论文章,认为是向法国介绍中国文学作品的成功典范。2001年获得法国政府奖译金。译著《新爱洛伊丝》,获得陕西省外办、陕西省译协、陕西省作协等组织的20世纪90年代文学作品译著类特等奖,译作《爸爸爸》获译文类一等奖。出版的国内第一部专门研究杜拉斯的专著《痛苦欢快的文字人生玛格丽特?杜拉斯传》获陕西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二等奖、陕西省第七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合作出版《欧洲浪漫主义文学》、《文学之灵》等专著3部,学术专著《玛格丽特?杜拉斯研究》获陕西省第九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译作《纳塔丽?格朗热》、《恒河女子》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一等奖;主持法国文化部和商务印书馆的合作项目――大型学术译著《值得记忆的地方》(首卷本);与许钧教授主持翻译《西方文明溯源》系列丛书;另外还出版译著《圣奥古斯丁》,主编《法国现当代文学史教程》,发表《西方读者视野中的贾平凹》、《语言的重复,文学的失落》、《文字的炼金术》等论文20余篇。

作为法国文学研究专家,户思社教授多次应邀赴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里摩日大学讲学并从事合作研究,指导法国里摩日大学古语翻译、西北大学文学、翻译与跨文化等方向博士生开展学术研究。户思社教授还是国家级教学团队“法语文学与翻译”的负责人。

户思社教授主要获得的奖项主要有:

“全国优秀教师”称号;陕西省《“三五”人才工程》第一层次人选;“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多次获陕西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奖一等奖;获“陕西省重点领域顶尖人才”称号以及陕西省教学成果特等奖等多项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