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网站主页» 人才培养» 外语回音壁» 正文

“北平梦翔雨”专集首经贸观察之北京姑娘如是我闻


作者:外语系 日期:2011-11-25 08:39:00 人气:



 

我所在的学校,姑娘云集。10个人,有7个是姑娘,7个姑娘里,有6个是北京姑娘。

姑娘有很多分类,好看的,不好看的;解风情的,不解风情的;可以上床的,不可以上床的;北京的,非北京的……。好看是否、解风情与否、上床可否都是很个人化层面的分类,因人而异,而地域层面的分类则相对具有普遍性,没那么多个人化色彩。

看过石康王朔冯唐王小波等北京流氓们写北京姑娘的小品文,说实话,感觉有点蹩脚。文人多腼腆,文章写姑娘,得先把自己装扮成流氓模样,才能像点样子。北京老爷们写北京姑娘,就像老舍写北平的秋天,因为呆的时间太久了,感受太多了,麻木了,太多美丽的地方总会在不经意间忽略,文字尽显局促,全无精神,远不如郁达夫、周作人、俞平伯、周树人、沈从文等人笔下的北平。同样,扎在北京姑娘堆儿里的北京小伙儿,时间久了,就不如南方小伙儿更能发现北京姑娘的优点。

俺也未能免俗,北京姑娘如是我闻,鄙陋如下:

北京姑娘第一眼看上去,长相说得上漂亮的,相比其他地方的,确实不多。皮肤不如成都姑娘重庆妹子好,声音不如台湾姑娘港岛妹妹甜,身材各异,高矮胖瘦,参差不齐。

但是北京姑娘有味道。

北京姑娘能侃。聊天真聊起来,滔滔不绝,能连着一个小时不带停的,都她一个人说。姑娘很实在,看见聊天聊不到一块的,心里会想,装什么B呀,姐不吃你丫这套,傻逼!有完没完啊!滚!但是嘴上不会说出来。

北京姑娘痛快,不做作,性格直,讲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不喜欢你,也不der你,更不会捧着谁哈着谁。

北京姑娘很少走温婉路线。温柔婉约多是南方姑娘的标签。北京姑娘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一口的京片子味儿,不经意间的一句你大爷的丫怎样怎样,虽然嘴里带着一些在外地人看来的脏话,但素质普遍很高,不随地乱扔东西坐地铁公交主动给人让座这些都不用提。在北京人的话语模式中,不算是脏话,更多的是一种语气助词,只跟哥们儿姐们儿说,外地人不在北京待个三年五载的话弄不懂北京人的话语逻辑。你大爷这三个字从一个北京老爷们儿嘴里说出来,会带着几分流氓气,而要从一个妙龄北京姑娘嘴里吐出来,再伴着几分憨实的笑,会让无数小伙儿为伊动心。

北京姑娘很少夸人,嘴里多是损人的话。在北京人的话语模式中,姑娘损人噎人比姑娘夸人听着要舒服。外地人不太理解,认为那是骂人。而一旦习惯北京姑娘的说话方式,便觉得外地姑娘的那些甜言蜜语很不适应,有点假正经,不实在。

北京姑娘大气,懂事,会心疼人。鸡毛蒜皮的小事,姐们儿都不计较。出去吃饭,姑娘也抢着付钱,从来不缠着你让你给买啥贵重的东西,自己有好吃的好玩的东西都会想着你;北京姑娘从来不向你借钱,哥们儿姐们儿有啥需要帮忙的,二话不说,能帮的都很痛快的答应。

北京姑娘像小二,解风情,一瓶子下去,量将将好,豪爽。姑娘如同二锅头,带着一股魔力,触动小伙儿的情感。拉着姑娘的手,让人发现即便北京的天空永远灰蒙蒙的,你也感觉到天是蓝的,草是绿的,太阳总是在微笑。

北京姑娘爱吃炒肝儿和卤煮。典型的北京妞儿,好相处,好哄,跟她扯扯淡聊聊天,随便买点啥小玩意,就能哄得乐呵呵的。姑娘跟你好,不图你什么,学生时代,两人的零花钱够花就行。一起出去玩,几句掏心窝儿的话,就能把姑娘美得屁颠儿屁颠儿的。一旦认定是你,就死心塌地跟着你,敢有半点不老实,姑娘会说,不听姐的话,阉了你丫的。北京姑娘不会像南方姑娘那样,跟你缠缠绵绵,聊过很多之后,还是不知所云。

北京姑娘可能是从小营养就好,个子高,壮实,170以上的比比皆是,175的个子130斤的体重,姐们儿看着就是舒服,也不整天嚷嚷着要减肥,该吃吃,该喝喝,凭什么让姐饿着肚子别人看着好看。姐们儿也不爱打扮,化妆嫌麻烦,干干净净的看着就挺让人喜欢,脸上涂一堆乱七八糟东西受那洋罪干啥。从小营养好,所以有点娇嫩。从小皇城根儿长大,见过市面,没怎么吃过苦,娇嫩也是正常。女孩要富养,从地域层面讲更适合。几分娇嫩,更让人怜香惜玉。北京姑娘不掉价儿,社会学角度来看,全国性服务市场,见不到北京姑娘。

北京姑娘有一种别样的温柔,温柔的时候,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呼吸,一股不是香水味道的淡淡的香味儿,一双明眸,冲你忽闪忽闪的眨眨…… 此种场景,一旦记住,便是永恒;温柔的同时,你若不听话,上来就咬你一口,或者上来就是一拳,一副姐不是好惹的姿态。

我的初恋和第二个女朋友都是北京姑娘。 penguin厉害,牛,壮实儿,人高马大,跟我站一块,没有半点娇小玲珑的模样,我俩意见不和的时候,penguin直接上来胳膊上就是一口,留下美丽的齿印,平时我得叫她姐;瓦姐比penguin还高三厘米,那时候总调侃她说,以后家里换灯泡不用我来了,你就可以搞定,然后她就鄙视的看着我,我俩意见不合的时候,瓦姐是冷暴力,有事没事就玩冷战,不亦乐乎。

石康说:与北京姑娘谈恋爱,好的时候,她总有办法叫你觉得不必为她做什么,一旦分手,你却发现,你时常会想起她,想的时候,不禁后悔当初没有为她做些什么。你会怀疑,自己以前是否对得起她,趁你身上仍有良心在跳动的时候,你再想一想她的点点滴滴,深深的后悔到时便会袭上你的心头。你会认定,你一定是已经对不起她了,我是说,你也只能永远地对不起她了,因为你不再会有什么机会为她做些什么了。

这段话,在我回想起penguin和瓦姐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分手了,北京姑娘不会没死没活要跟你咋样。事实证明,和penguin、瓦姐分手,难受时间长的还是我,比她俩加起来都长。

很多年之后,岁月枯荣,当我有了媳妇儿有了娃,再回想起首经贸的时候,除了西门儿的盖饭,看台下的健身房,澡堂不出水的喷头,五号楼侧楼的自习室,公主楼前的草坪,赛欧宿舍的阳台,4118人豪华宿舍,小小砸酒瓶子的血染一地,校医院查出来的左脚踝撕脱性骨折,跟阿利在麦当劳刷夜,跟继禹坐三轮车打水,跟小毕孙可丁蕾在王妈办公室刷夜做的模联handbook,在足球场上的独中两球干掉信息…… 也会想起这里的姑娘,她们的笑容和声音在指尖上划过,与首经贸这里的一切,留下来的一种叫作岁月的东西,让人怀念。

 

201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