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网站主页» 我看外语» 感言天地» 正文

关于英语辩论我想说


作者:外语系 日期:2013-12-01 01:00:00 人气:



我是外语系11级的辛雪莹,撰写此文记录我在英语辩论赛中的所思所想,希望能与各位分享、共勉。

 

为什么是BP

这是我参与辩论的第二年,换言之,在大学以前,我与辩论的唯一关联大概就是:看别人辩论。遗憾的是,唇枪舌剑往往从开始时智慧的交锋演变成了结束时无理的争执。然而BP制的引入,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传统辩论的弊病,使得辩论更像辩论,更有意义,也更加吸引人。

BPBritish Parliamentary的缩写,一种来自于古老的议会制国家英国的辩论形式,辩论语言为英语。英国议会制辩论赛中有4支辩论队伍,每队两人,正、反双方分别由两支队伍构成。每一支队伍都要与另外3队进行竞争,最后决出14名。

两个观点,四支队伍,八个角色。BP制的精妙之处,大概就在这三个数字之中了:248

 

-          2

辩论,简言之就是双方针对一个议题引出的两个对立的观点,各自给出理据,进行论证,以证明自己的观点相对优于对方的观点。在这里我用到了“相对”二字,是的,出现在BP制辩论赛的题目都具有很强的可辨性――即双方都有话可说。因此,无论被分配到正方或者反方,都几乎不会出现“无话可说”的尴尬场面。

但辩题的精心设置并不只是为了防止所谓尴尬,而在于只有双方你来我往,势均力敌的对抗,才会将议题提升提升到新的高度,激发出有建设性的论点,辩论才有趣味、有意义。可能有人会问,这与传统辩论不是差不多吗?

非也。BP制辩题都与我们当下的生活紧密相关,无论是政策型辩题还是价值型辩题,都在反映社会的热点问题。就拿本次比赛的辩题来举例:a. THW break up big banks; b. THBT China should grant dual citizenship to ethnic Chinese overseas 这些议题其实就在各大媒体的新闻里,在街角银行的办公室里,在我们的身边――也常常被人们忽略。

BP制的应用并不只是它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它的灵魂。看过英国议会辩论的人应该清楚,两党的辩论用“激辩”来形容毫不为过,平日里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英国绅士几乎是面红耳赤地在表达自己的观点――因为他们在为各自的党派、各自的选民争取利益,因为辩论的结果极有可能会变成一项政策,影响着一个党派,影响着人民,影响着国家,有时甚至会影响世界。

BP的灵魂就是这种驱动力。作为BP辩论的参赛者,你所捍卫的并不只是一种观点,而是这种观点背后的力量。这种高度的现实意义和时效性让BP制辩论远离陈词滥调,也给予辩手更多的挑战与考验,而我相信一个优秀的辩手将会爱上这种挑战与考验。你制定政策,你为它辩护,你相信它能造福人民,而对与错、输与赢,在这里,只是一个标志。宏辞论道所纵横的“天下”是当今的天下,是为了更好的天下。

 

-          4

四支队伍在比赛中一分为二,正方和反方;正反和反方又各自再次一分为二,分为上院和下院。正反两方的关系毋庸置疑,自然是竞争。但与传统辩论制不同,BP制中没有所谓的“正方胜”或者“反方胜”,比赛的结果以名次体现。

那么一方中的上院和下院又是什么关系?合作与竞争,并驾齐驱。

首先讲合作。这里的合作不是指一起准备内容与材料――在知晓辩题到比赛正式开始的15分钟内,任何队伍之间不允许有任何的交流。可能你要问,那么他们怎么合作?他们的合作是在赛场上体现的:下院在比赛中不得与上院有方向性分歧,下院要承袭上院对辩题的解读以及核心思想,上下院的共同目标是要证明你们的观点在整体上优于对方的。试想一下,一个在党内就有分歧的观点,会是一个有建设性的观点吗?

那么竞争呢?就如上文提及,BP制中没有所谓正方胜或反方胜,只有名次,因此队伍间,无论是否支持同一观点,彼此之间的关系仍是竞争。对立两方的竞争很好理解,而同一方的竞争则是这样体现的:A队伍在辩论中所做的贡献,推动辩论进程的程度大于B队,则A队名次高于B队。

我说它精妙,主要是因为这种“合作与竞争并驾齐驱”的特质。它避免了“为了辩论而辩论”的问题,让辩手更专注于问题本身,而不在于通过胡搅蛮缠比大小声来赢;同时也激发了辩手的信息整合、归纳以及联想力等。

 

-          8

BP制辩论中共有八个角色。

正方一队:首相;副首相

反方一队:反方领袖;反方第二领袖

正方二队:正方成员;正方党鞭

反方二队:反方成员;反方党鞭

八个角色中,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职责要履行,这也是评委评判的标准之一。进行评分时,不仅仅是对观点、逻辑、论证的考查,也会对各角色的职责履行程度进行考量。

我认为,这个数字对于BP辩论的意义可以用两个字概括,“规矩”。角色的职责履行可以说是对辩手发言的一种限定,一种框架上的限定。思想的天马行空是美妙的,但在有限的时间里,天马行空不是高效的。角色的职责设定,让每个辩手各司其职,把控辩论的方向与深度,而不至于出现这样的情况:A在谈东,B在说西,AB说得都很好,但对辩论的推进没有任何帮助。

 

为什么要辩论?

提及辩论,很多人心里想到的是对立的两方为了各自的观点争执不下。我们在辩论场上看到的,的确是这样的场景。但在这之前的思考过程呢?私以为,辩论中能带来最长久影响的,就是思考的过程。

在比赛中所扮演的角色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而是随机分配的。或多或少,我们都会遇到那种认为对方的观点比较有利,或者自己本身就比较赞同对方观点的辩题。这个时候就必须抛下一切固有的看法,把它们全部推翻,再重新搭建――起初,我们只是想要履行好自己这个角色的职责。但让人惊喜的是,经过打乱重组,关于这个议题,我们看见了新的版图。

我们为什么要辩论?并不是为了去争对错,而是为了更坦诚地去面对问题。那些偏见、成见、先入为主的观点,大量地存在于生活之中,我们用我们有限的知识、人生阅历,用个人的价值观去判断,去下结论。这真的是没有问题的吗?有时候我们也会动摇,也会质疑,但又会很快回归自己认为是安全和正确的观点。而辩论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让人学会自我质疑,学会搜集资料,筛选信息,搭建逻辑框架,形成一个真正有理有据的,站得住脚,经得起质疑的观点。

“它(哲学)通过颠覆我们的即成观念,使得过去熟悉的事物变得陌生。一旦熟悉的变得陌生,一旦我们开始反思我们的环境,世界将不再一样。我希望你们至少已经体会到了一点点的不安,因为这种不安,会促发我们的批判性思考,以及政治上的完善,乃至我们的道德生活。”这是美国哈佛大学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J.Sandel)教授在他的课程――《公正》(Justice)的最后一课上,对台下的学生们说的话,同时也是这门课程的结束语。在我刚刚完成的一份读书笔记之中,我也引用了这段话。上文中的“它”可以替换成很多东西,无论是一本深刻的书,一场发人深省的演讲,或者是我们正在谈论的,BP制辩论。

BP制辩论又是特别的。它所要求的,并不仅仅是思考,还需要清晰、系统、具有说服力和感染力的表达,和令人信服的逻辑。关于这些,我将在下个板块提及。

 

其实,无论将来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在社会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们都离不开思考。在辩论中所习得的思考的方式与角度,是我们在各种境况与场合下都用得上的。人类因为理性而散发光芒,而辩论,正是追求这种理性的大道之一。正如前文所说,英辩中的议题大多与现实生活紧密相关,因而,我们的辩论是具有现实意义的――不是非要争个你死我活,而是用逻辑和理据将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推到更高的水平,进入到更深刻的层次。

 

我们为什么要辩论?因为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变得更好,也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变得更好。

 辛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