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网站主页» 我看外语» 优秀外语人» 正文

范存忠


作者:外语系 日期:2012-10-26 09:02:00



范存忠(1903.12.22-1987.12.21),字雪桥、雪樵。笔名雪桥。著名外国语言文学家,著名比较文学专家。
1903年出生,上海市崇明县人。1926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1927年考取庚子赔款公费留学赴美深造,1931年获美国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范存忠时年28岁,才华横溢,风华正茂,同年回国。回母校中央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任教授,历任系主任、文学院院长、南京大学外语系教授、副校长及文科学位评定委员会主任。民盟中央委员,民盟南京市主任委员,全国第三、五届人大代表,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南京市人大代表、政协副主席。
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任国立中央大学校友会名誉会长、中国英国史研究会名誉会长。著有论文集有《英国语言文学论集》、《英语学习讲座》(2010新版叫《范存忠英语学习十二讲》)、《英国文学论集》,专著《约翰逊博士与中国文化》,译著《英国史提纲》、《英国文学史提纲》等。
 人物经历
  1917年入江苏太仓中学。
  1920年,转入交通部上海工业专门学校(次年改为交通大学上海分校)附中二年级,曾任学生会书记、《南洋周刊》主编。後升入大学部,学习工科。
  1921年开始发表作品。
  1924年,考入国立东南大学(1928年改名中央大学,1949年改名南京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师从张士一、张歆海、黄仲苏、Alexander Brede等人,1926年因东大学潮提前毕业,获文学士学位。
  1927年,毕业于东南大学外语系,后赴美留学。
  1928年获伊利诺大学文学硕士学位。
  1928年夏,入芝加哥大学,学习英国古典文学暑期课程,习于R.S. Crane。
  1928年秋,入哈佛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师从Fred Robinson,Irving Babbitt,John Livingston Lowes,Bliss Perry,G. L. Kittredge等人。
  1931年,以论文《中国文化在启蒙时期的英国》,获哈佛大学英语系哲学博士学位。
  在美期间,除学英语、法语外,尚习德语、拉丁语、古法语、古德语、哥特语等。
  1931年回国,至1987年辞世,一直执教于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凡五十六载。曾讲授写作、小说、散文、诗歌、文学史、语言史、英国史、翻译和专题研究等课程。历任中央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系主任、文学院院长。
1944年,赴英国牛津大学讲学一年,系统介绍中国古代哲学、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对西方的影响。
1956年高等教育部实行教授级别遴选,为中国英语文学界唯一的一位一级教授。
 
1956年任南京大学副校长,并曾任图书馆馆长、文科学术委员会主任、文科学报编委会主任。
 
文学之路
范存忠先生在20世纪20年代舍工学文,在长达近60年的学术生涯中,他致力于英国文学、比较文学的研究。范存忠先生受过英语语言文学专业完整系统的训练,是20世纪我国外国语言文学界少数几个拥有西方著名大学博士学位者之一。1926年冬,他毕业于南京东南大学外国语文系,获学士学位。1928年,他从美国伊利诺大学毕业,获硕士学位后,入芝加哥大学,学习英国古典文学暑期课程,任课教授是克兰(R.S.Crane)。克兰从1935年至1947年任芝加哥大学英语系主任,领导课程改革,是芝加哥学派的代表人物(芝加哥学派批评思想的基础是亚里士多德的诗学理论)。在课堂教学中,克兰注意培养学生的鉴别能力。
1931年范存忠先生从哈佛大学毕业,获哲学博士学位。同年秋天回国,在中央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任教授。1949年解放之后,范存忠先生自觉地接受马克思主义,努力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自己的学术研究,这体现在他对笛福、菲尔丁、约翰逊、彭斯、布莱克、拜伦、雪莱、狄更斯等作家及其作品研究上。范存忠先生在研究工作中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并不盲从教条,在极左思潮泛滥的五六十年代,做到持论公允,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极其难能可贵。例如,苏联学者安尼克斯特曾认为鲁滨孙是一个劳动者又是一个资产者。
17、18世纪西方开始介绍中国文化,中西文化开始发生影响。这种影响总体来说,是间接的、渐进的,但确实存在。约翰逊、伏尔泰、哥尔德斯密斯等重要人物对中国思想文物表现出很大兴趣,写文章介绍评论中华文明,从而成为文化交流的桥梁。范存忠先生选择重要的文学家、思想家、评论家作为研究对象,通过他们,揭示中华文明在西方哲学思想、政治体制、文学戏剧、生活风尚等领域引起的变化。范存忠先生热爱祖国,民族自豪感促使他关注中国文学与文化对西方的影响,把视角投向中西文化交流的起始阶段,研究西方对中国文学与文化的接受过程,走在了时代前面。
1983年,范存忠先生已是80多岁的老人,但给几个研究生讲授18世纪英国文学,思维依然十分敏捷,音容笑貌,宛在眼前。范存忠先生排除种种干扰,踏踏实实,潜心做学问,真正是我们的典范。
范存忠先生于1987年12月21日去世。哲人已去,文心永存。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著述日渐显示出其不朽价值。
研究风格
范存忠先生治学严谨,任何结论都是建立在对材料的具体分析坚实基础上面。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搞比较文学研究的路子,即影响研究。范存忠先生是比较文学影响研究学派在中国的开拓者。他注意到平行研究容易出现牵强附会、使比较成为比附的现象,在自己的研究中,重视收集真正发生过影响的史料。
范存忠先生发现:在比较文学的研究中,历来谈两国文化的关系时,往往难于具体。有鉴于此,他在探讨中英两国文化交流和互相影响的历史时,“力图作出明确而具体的阐述”。范存忠先生逝世后出版的《中国文化在启蒙时期的英国》(1991)充分体现了他“明确而具体”的研究风格。已故南京大学名誉校长匡亚明教授称该书为“研究中英两国文化交流的不朽之作”。
治学态度
范存忠先生显然得益于克兰的教学方法,常说:“学习一定要有心得体会。小至一孔之见,大至发明创造,总要有自己的心得才好。”范存忠先生在国外大学接受严格、正规的训练,使他接触到国际学术研究前沿,掌握严谨的研究方法,为他后来的学术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文学贡献
范存忠先生立志要在英国语言文学领域内作出贡献。在长达近60年的学术生涯中,他致力于英国文学、比较文学的研究,取得丰硕成果,成为我国英语界、比较文学界的杰出学者。1928年秋天,他进入哈佛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学习,撰写题为《中国文化在启蒙时期的英国》的博士论文。
范存忠先生在《笛福的<鲁滨孙飘流记>》(1960)论文中对此持不同意见,指出:鲁滨孙的“意识形态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他是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人物,旺盛、自信、具有‘开张骏发’的新气概。”范存忠先生关于布莱克“富有革命性的诗篇”的论述,对拜伦与雪莱创作中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问题的分析,对狄更斯作品反映19世纪中叶美国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之讨论,都是在“详尽地占有材料”的基础上,“结合当时的历史条件与作者的思想倾向加以考虑,”因此,他的观点比较令人信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读范存忠先生的每一篇文章,我们发现都有大量注释。他的引文均有出处,字字有来头,这在那个时代的外国文学评论文章是不多见的。
范存忠先生研究英国文学的一个特点是立足中国,关照中国,这使他进入比较文学研究领域。在西学东渐,国人鄙视中国文化、崇洋迷外的年代,范存忠先生并没有人云亦云,而是独辟蹊径,去探讨西方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古老中华文明影响这一课题。早在20年代,他的博士论文便是选择研究中英文化关系。回国之后,他发表了《约翰逊、高尔斯密与中国文化》(1931)、《孔子与西洋文化》(1932)、《17、18世纪英国流行的中国戏》(1940)、《17、18世纪英国流行的中国思想》(1941)等论文。1944年,范存忠先生去英国牛津大学讲学,系统介绍中国古代哲学、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对西方的影响。他在英国ReviewofEng-lishStudies杂志先后发表“Percy′s Hau Kou Chouan”(1946)、“Sir William Jones'Chinese Studies"(1946)、“ChineseFables and Anti-Walpole Journalism"(1949)等文章,在英国产生影响,使他成为走向国际学术界的中国学者。
范存忠先生逝世后出版的《中国文化在启蒙时期的英国》(1991)一书中,首先谈乔叟、莎士比亚、弥尔顿作品里有关中国的记载。讨论笛福时详细介绍《鲁滨孙飘流记》中关于鲁滨孙到中国、到南京的描述。在评述杜赫德的《中国通志》,马诺瑟的《赵氏孤儿》,哈切特、伏尔泰、谋飞的改编本《中国孤儿》,珀西的《好逑传》,哥尔德斯密斯的《世界公民》等章节里,范存忠先生旁征博引,以事实立论,就中国思想文物对18世纪英国社会的影响,作出了“比较完整而具体的综合性论述”。
范存忠先生从事比较文学研究,并不停留在材料的简单罗列。他指出:对关系和影响可以作更全面、更深入的研究。这里有三个问题值得注意:一是什么?二是怎样?三是为什么?譬如谈关系,不光是谈什么关系,也要谈关系是怎样发生的,以及为什么有这样或那样的关系。只有这样,才能把所研究的东西讲得深透些。
在讨论《赵氏孤儿》在欧洲的流传时,范存忠先生不仅详尽论述了该剧在西方改编、上演、以及上演后引起的批评反响等具体过程,还结合当时的社会现实,深入分析中国戏剧在欧洲受欢迎的原因,阐发哈切特、谋飞等人改编本的意义和作用。范存忠先生由此得出结论:“哈切特的《中国孤儿》是40年代英国资产阶级政治斗争中的产物,在反抗瓦尔帕尔的运动中发生作用。它是采取戏剧形式的讽刺作品之一,表面上是一个东方故事,实际上揭露了瓦尔帕尔专政时代的政治现实,――贪污、腐化、搜括、剥削、政客的险恶与民间的疾苦――在历史上有一定价值。
17世纪在讨论中国的思想文物与哥尔德斯密斯的《世界公民》时,范存忠先生也是从当时的历史条件出发,分析哥尔德斯密斯如何通过他创造的中国哲学家李安济对欧洲(特别是英国)社会进行切中时弊的评论,阐明“其现实的意义”。范存忠先生从不孤立地去观察问题,而是将研究对象置于历史语境之中,由表及里,探究特定的文学文化现象发生的原因,理清错综复杂的关系,这使他的比较文学研究很有深度。
评价
他是外语系主任,留学哈佛,语感非常好,说得很亲切很好听,现在很难找到他那样高水平的英语老师(张道真语)。
范存忠的学者风采,学识渊博、论著丰厚,谦虚和蔼,平易近人,为同事和学生们所崇敬与爱戴。范存忠自幼酷爱文学,喜读古诗。在中英文比较研究方面造诣尤深,蜚声国内外学坛。他每有论著出版,如《英国文学史提纲》(中英文版)、《英国史提纲》(中英文版),均不吝签名,慷慨馈赠于亲友(余淑清语)。
哲人已去,文心永存。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著述日渐显示出其不朽价值。范存忠先生在英国文学、比较文学、跨文化研究领域进行的开拓性工作,对我们在全球化语境下研究中西文学文化的相互融会、吸收、碰撞和影响,具有启迪意义。范存忠先生的道德文章为我们指明了努力的方向(王守仁语)。

 

热门信息

赵元任

穆旦

辜鸿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