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 网站主页» 我看外语» 优秀外语人» 正文

王佐良


作者:外语系 日期:2012-10-16 09:54:00 人气:



王佐良
王佐良,1916年2月12日生,诗人、翻译家、教授、英国文学研究专家,浙江上虞人。1995年1月19日,于北京去世。1929年至1934年,在武昌文华中学读书。1939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外语系(原清华大学外语系),留校任教,1947年赴英国牛津大学为攻读英国文学研究生。1949年回国后,历任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英语系主任、副院长。
学术兼职
中国莎士比亚学会、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第一届副会长,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第一届会长,北京外国语学院顾问兼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外国文学》主编,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著作
王佐良先生专于英国文学的研究。著有《英国十七世纪剧作家韦勃斯特的文学声誉》(英文)、《英国文学论文集》,《英语文体学论文集》和《风格和风格的背后》等,译有〔英〕《彭斯诗选》,中译英《雷雨》(曹禺著),《中外文学之间》,《论契合比较文学研究集》,《照澜集》。
    王佐良先生是诗人,讲诗、评诗、译诗得心应手。他的不少著述是讲诗的:《英国诗史》、《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苏格兰诗选》、《英诗的境界》、《英国诗选》、《英国诗文选译集》、《读穆旦的诗》,《英国文学名篇选注》等。
  上中学时,他已在报刊上发表诗作多首。在西南联大写的两首诗被闻一多先生选入他的《现代诗钞》。上世纪40年代是他写诗的旺盛时期,写了《春天,想起了莎士比亚》、《异体十四行诗八首》、《去国行,1947》、《伦敦夜景》、《巴黎码头边》、《1948年圣诞节》等诗作。
  当然,他最广为流传的篇作是翻译培根随笔集其中的《论学习》等,该译作的语言精炼优美传神,被广大读者视为是最权威的版本。
 
李景端眼中的王佐良先生
在人们的心目中,王先生是一位造诣很深的教育家、散文家和诗歌翻译家,他的这些成就无疑值得尊敬,不过,从我与王佐良交往的切身感受中,觉得他更令人怀念和尊敬的,乃是他待人处世那份难能可贵的真诚。
  一、正统教育,不守成规
  1980年春《译林》创刊后不久,我慕名找到王佐良想请他出任编委。起初以为,他出身牛津大学,又长期从事英国古典文学研究,对于《译林》以介绍外国健康的通俗文学为主未必会支持,他坦言,不能以自己的爱好要求别人。“文革”害得许多人都不看书了,多登一些好看的通俗文学,能把人们吸引过来看书,这就了不起。他答应当编委,但有个要求,希望刊物也刊登一些外国诗歌。在后来的办刊实践中,我努力照他的话去做。1986年秋,我突然收到他的一封信,说他虽然不大看足球比赛,但读了《译林》上介绍法国球星普拉蒂尼的人物传记,增加了许多足球知识,文章也有趣,希望多登类似作品。这充分表明他的思想一点也不守旧。
  二、治学严谨,不容浮夸
  1987年,我和卞之琳、王佐良等好几位译界学者赴香港出席“当代翻译研讨会”。会上,由于王佐良的英文报告要比卞之琳的中文报告受到更热烈的欢迎,我在会议通讯中写了“王佐良教授所做的主旨报告,获得与会人热烈的欢迎”。他发现后相当严肃地要我更正,他说,卞先生是在大会讲,他只是在分组会上讲;卞先生讲了“五四”以来中国的诗歌翻译,他只是讲近些年部分英诗中译情况,所以做主旨报告的,只能写卞之琳而不能写他。还有一次他告诉我,他著《英国诗史》书稿,压在一家出版社快两年了。我笑说:“您跟他们社长那么熟,打个电话催一下,还怕他不出?”他说:“越是熟人,我越不想靠关系来出书。我的书,全凭它的学术价值。”看他这么自信,我就进言:“把书稿给我看看,好吗?”他爽快回答:“行。但你绝不要碍于我的人情。”后来书稿很快由译林社出版了,还荣获了“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的一等奖。
  三、不摆架子,自视平凡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约了梅绍武、屠珍夫妇去清华园王家探望。王佐良住的还是老清华的旧式平房,冬天还靠烧煤炉取暖。我问他怎么还住这种房子,他笑答,北外那边宿舍很紧,他老伴又在清华工作,老房子住惯了就凑合着住吧。在生活上满足于低标准的“凑合”,这正是王佐良身居高位却自视平凡的一种境界。我又回想起,1987年在南京召开全国外国文学学会年会,有一天傍晚,我请王佐良、李赋宁去夫子庙吃小吃。本与司机约好时间来接,哪知因出了交通事故车子被扣。那时南京出租车还很少,我只好带着两位老先生倒了两次车回到饭店。事后那位司机要我带着他去向两位先生“赔罪”。王佐良听后大笑:“这么多人都乘公共汽车,为什么我们乘了你就有罪?我们也是普通人啊!”还有一次在香港,正巧我与王佐良同住一个房间。香港宾馆客房里一般不供应开水,需要的话,要打电话叫人送。可是王佐良常常是自己去热水炉打开水,而且还替我多带一瓶。每到用餐,王佐良找个干净、方便的吃处就行。在那不起眼的小饭馆里,人们想象不到,他就是周游过许多国家、中英文都精通的大学者。
  王佐良先生虽然走了,但他的学术风范和人格品德,将永远铭记在后人的心中。

王佐良谈英语学习方法
* 通过文化来学习语言,语言也会学得更好。
  * 语言之有魅力,风格之值得研究,主要是因为后面有一个大的精神世界:但这两者又必须艺术地融合在一起,因此语言表达力同思想洞察力又是互相促进的。
  * 文体,风格的研究是有实际用途的,它可以使我们更深入地观察英语的性能,看到英语的长处,短处,以及我们在学习英语时应该特别注意或警惕的地方。因为英语一方面不难使用,一方面又在不小心或过分小心的使用者面前布满了陷阱。

王佐良生平简历
  ――1916年2月12日 生于浙江上虞县。
  ――1922年 就学汉口宁波小学。
  ――1928年 入武昌文华中学学习。
  ――1935年 考入北平清华大学外语系,抗战爆发后,随校迁往云南昆明,即西南联大。
  ――1939年-1946年 西南联大毕业,留校任助教、教员、讲师。
  ――1946年秋 回到北京,任清华大学讲师。
  ――1947年秋 考取庚款公费留学,入英国牛津大学,成为茂登学院研究生,师从英国文艺复兴学者威尔逊教授,获B. LITT 学位。
  ――1949年9月回到北京。分配到北京外国语学院任教,直至1995年去世。
王佐良教授是我国著名的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研究专家,教育家,作家,翻译家,散文家。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与许国璋、吴景荣曾被誉为新中国的“三大英语权威”,为新中国英语教育和英语翻译所做出巨大的贡献。王佐良教授曾历任英语系主任、副院长、顾问、文研所所长、院学位委员会主席、《外国文学》主编,兼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莎士比亚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翻译协会理事等多种职务。著有大量学术论著、散文、游记、序跋、书评、剧评和读书随感。在中英和英中翻译两方面都有突出成就,参加了《毛泽东选集》(1-4卷)英译工作。此外还主编了多种学术书刊,如《英美文学活页文选》、《美国短篇小说选》、《文苑》等。多部著作获奖。于1990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王佐良人生小评
王佐良先生学生时期就写诗,并有英文诗发表,又有中篇小说《昆明居》为世人所知。五十年代起以双向翻译从事文化交流和文学研究,把中国戏剧文学名著《雷雨》等作品译成英文,把英诗多种移译为中文,主张以诗译诗,存原诗风貌;研究英国文学的中英文论著,以文艺复兴时期和现代诗歌两个领域为主。集诗人、翻译家、研究工作者于一身而各有成就。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与许国璋、吴景荣曾被誉为新中国的“三大英语权威”。他为新中国英语教育和英语翻译所做出的贡献,已有不少文章做过回忆和论述。

兢兢业业的教育家
1949年9月,王佐良先生远涉重洋,回到北京,被分配到北京外国语学校(即现在的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前身)任教,从此在该校工作直到逝世。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工作期间,王佐良先生以积极的热情投入到英语教学工作中。他在英语教学中不仅展现了学识渊博的特点,而且以较早采用启发式、讨论式等现代先进教学方法而受到师生的欢迎。
张中载教授曾在《秋天,想起了王佐良》一文中回忆到:“40多年前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时,最爱听王先生讲课。培根的随笔,英诗和莎剧……他让我们爱上了英国文学,也让我们领略到了他横溢的才华。‘智者泉涌,行可以为表仪者,人师也。’他上课,有时带讲稿,有时空手而来,在讲台站定,从西装口袋掏出两三张卡片,放在桌上,却也往往是‘不屑一顾’,就如数家珍似地讲起来。他有惊人的记忆力,不依赖文本,能成段引用英诗和莎剧。这使人想起他的老师燕卜荪”,“听王先生讲诗是莫大的享受。好诗激发感情,净化灵魂”,足见王佐良教授对学生影响之深刻。
几十年来,王佐良教授一直辛勤耕耘在外语教学战线上,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高质量的外语人才,其中有许多人已成我国外交、外贸、外国文学研究与教学方面的骨干力量。
在王佐良和他的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北京外国语学院很快便成为我国水平最高的外语教学与研究基地之一,在国际上也享有越来越高的声誉。“文革”期间,北京外国语学院从1971年开始组织编写《汉英词典》,仍在接受“审查”的王佐良先生于1975年进入编者班子,并成为副主编之一,以满腔的热忱积极投入了这项工作。为了使每一个词条、释言和句都能达到准无误和鲜明生动,他废寝忘食、一丝不苟地进行了大量的查阅、考证工作,并尽力为参与编写工作的青年教师提供帮助。在王佐良及其同事们共同努力下,《汉英词典》以其丰富的内容、严谨的结构和准确的诠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到1994年,商务印收馆已连续印刷15次,1995年,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又出版了它的增订版。它的体例、词条和释义也为众多的后来者所广泛模仿和引用。
1981年起,他被聘为国务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此外他还历任国家教委高等院校专业外语教材编审委员会主任、国家教委高等学校专业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顾问、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会长等职。由于他在英语教学方面的成就,还被清华大学等多所著名院校聘为特邀或兼职教授。此外,他还被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并当选为中国外国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和中国莎士比亚学龄前会副会长。
尽管身兼如此之多的行政和学术职务,王佐良教授仍然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所热爱的英语教学工作。除了亲自指导一批又一批的硕士和博士研究院生外,他还在教材和教学参考书的选编方面为我国英语教学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早在1961年,他就为国家主管部门制定的《大学英语专业培养方案》选定了中英必读和参考书目,这个书目至今为各大高校所参考。
从1980年起,除了传统的英语教学主流课程之外,他又领导一批中青年教师开设了介绍欧洲各个时期的文学、艺术、哲学以及科学技术方面基本情况的课程。1992年,由他和祝珏、李品伟、高厚?将讲授这门课程所积累的讲义、提纲等整理成英文的《欧洲文化入门》一书出版。此举得到全国各外语院校的欢迎和关注。这一尝试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王佐良关于“通过文学来学习语言,语言也会学得更好”和“文化知识和文化修养有助于人的性情、趣味、美德、价值标准等的提高,也就是人的素质的提高,这是发前教育界和全社会亟须加强的最重要的工作之一”的一贯主张。
此外王佐良教授在英语文体学等方面的研究成果大大充实了我国英语教材的内容。1987年出版的由他和丁往道主编的《英语文体学引论》,立意新颖、论述精辟、结构严谨,受到教育界的一致好评,荣获国家教委第二届“全国高校优秀教材优秀奖”及北京市第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笔耕不辍的翻译家
王佐良先生在翻译方面的最初尝试开始于1940年在西南联大任助教期间。早期译作有爱尔兰著名作家乔伊斯的短篇小说集《都柏林人》,曾托人带到桂林准备出版,却不幸遇上日寇飞机轰机,手稿化为灰烬。后来仅整理出一篇《伊芙林》,1947年载于天津《大公报》的文学副刊上。
参加工作后,繁重的教学科研与行政工作使王佐良只能利用假期时间从事文学翻译,他谦虚地自称为“一个业余翻译者”。由于时间所限,除了在建国初期曾与友人方钜成、姜桂浓等合作用英文翻译出版了苏联作家爱伦堡的长篇小说《暴风雨》以外,他没有再译过长篇的小说,但翻译了为数可观的英语经典诗文和散文。
建国之初,中共中央宣传部组建了《毛泽东选集》英译委员会,王佐良与他的老师金岳霖、钱钟书等著名学者一起被聘为委员,共同参加了《毛泽东选集》1-4卷的翻译工作。1958年,他与巴恩斯(A.C.Barnes)合作完成了中国话剧的经典作品―著名剧作曹禺的《雷雨》全剧剧本的英译工作。他用生动、地道的英语准确地表现了剧中各角色的个性,出版后受到行家的一致赞扬。此外,他还将一些难度很大的汉语诗文翻译成英文。
他的另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向中国的广大读者系统地介绍了英语文学的大量优秀著作,特别是诗作和散文。“文革”后,先是主编了《美国短篇小说选》(中国青年出版社,1987),后来又和李赋宁、周珏良、刘承沛合作,陆续选编了《英美文学活页文选》,并将其集录成《英美文学名著选注》(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英国诗选》(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并非舞文弄墨--英国散文名篇新选》(三联书店,1994)等。在这些著作中,他一方面亲自翻译了许多英语名著,而且还几乎为每一篇作品都精心撰写了介绍和评述,使读者在欣赏异国诗文的音韵风采之余,还能了解到不少有关作者的身世和文化背景知识。
王佐良教授在文学翻译方面不仅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而且在翻译理论方面也颇有建树。他的翻译主张,比较集中地反映在他的《翻译、思考与试笔》(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9)、《论新开端;文学与翻译研究集》(英文专著,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1),,《论诗的翻译》(江西教育出版社,1992)等专著和许多论文中。他特别注重使包括翻译作品在内的各种作品面向读者,一再强调“一部作品要靠读者来最后完成”。
他认为,翻译的理论不能永远停留在只是津津乐道于前人总结的"信、达、雅"三个字上,而应一切照原作,“雅俗如之,深浅如之,口气如之,文体如之。”在诗歌翻译方面,他更有独到的见解。他提出,不论是翻译外国诗歌或中国诗歌,不仅要在音韵和节奏等形式因素上接近原作,而且应忠实原作的风格和“传达原诗的新鲜和气势”。作为翻译家的王佐良是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外国文学委员、中华文学基金会中美文学交流奖评委会委员和北京市翻译者曼谷会副会长。另外,他还是《外国文学》、《文苑》杂志的主编,并兼任《英语世界》、《英语学习》、《世界文学》、《译林》等多种杂志的编委或顾问。

勤奋耕耘的学者
早在王佐良先生在西南联大任教期间,他就开始了学术论著的写作,其中,《诗人与批评家艾里奥特》一文,曾分章节载于《大公报》和《益世报》上,开创了国内研究英国著名诗人艾略特(今译名)之先河。当他在北外任教时,根据教学和翻译工作的需要,他潜心研究了英语语言学方面的一些问题,特别是英语文体和风格。他在1963年撰写了《关于英语的文体、风格研究》,在国内率先提出了开展这方面研究的建议。当时即使是在英语国家,对英语文体和风格的研究也是方兴未艾的课题,因此,王佐良的这篇论文堪称国内系统研究英语文体学的开山之作。在这前后,他还先后发表了一系列从语言学角度研究英语语言的论文,例如《现代英语的简练》(1957年)、《英语中的强调手段》(1964年)、《英语文体学研究及其它》(1978年)、《现代英语的多种功用》、(1979年)等。这些论文在1980年汇编成《英语文体学论文集》一书,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
在经过多年的思考与实践以后,王佐良教授在英语文学、比较文学、文学史和文学翻译理论等诸方面的学术思想也日益成熟。从1978年起,几乎每年都有他的专著出版,而发表在各杂志上的短文和学术会议上的论文数量更是惊人。进入80年代以来,他先后编著了《英国文学论文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中外文学之间》(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论契合--比较文学研究集》(英文专著,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5)、《照澜集》(外国文学出版社,1989)、《风格和风格的背后》(人民日报出版社,1989)、《莎士比亚诸论》(重庆出版社,1991)、《英诗的境界》(三联书店,1991)等著作,从多个角度介绍了英国文学和其他西方文学的方方面面,以及编著者自己的研究心得。
其中,《论契合--比较文学研究集》一书集录了作者在4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前期着意从事比较文学研究时用英文撰写的11篇论文,探讨的中心问题是20世纪中西方文学间的“契合”关系。王佐良使用“契合”二字十分贴切地描述了各国文化之间的彼此渗透、互相影响的关系。这一概念的提出,是对比较文学研究的重大贡献。《论契合》一书出版后,受到中外学术界的一致欢迎,称赞它“用充实的史料有力地论证了20世纪西方文学对中国的影响”,对严复、林纾和鲁迅等翻译家的论述“非常精细”,对中国早期现代诗歌所作的研究“清楚地分析了每位诗人如何超越外国现代派的影响而进一步发展具有独特个性的诗歌”。该书以其新颖的研究方法、独到的见解和清新的文笔,荣获北京市首届“哲学社会学和政策研究优秀成果荣誉奖”和全国首届(1979--1989)“比较文学图书荣誉奖”。
王佐良教授在他生命的最后10年中致力于文学史的研究。他主持了国家社会科学重点研究项目《英国文学史》的编纂工作。这是一项很大的工程,全书共分5卷,其中他和周珏良合作主编的《英国20世纪文学史》一卷已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于1994出版。与何其莘合作主编的《英国文艺复兴文学史》一卷大部分完稿。此外,他还为《英国18世纪文学史》亲自撰写了有关诗人蒲柏一章。除了主编《英国文学史》这样的大部头的综合性文学史以外,他还编写了一些专题性的文学史书,如《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91)、《英国诗史》译林出版社,1993)和《英国散文的流变》(商务印书馆,1994)等,其中,《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荣获北京市第三届“哲学社会科学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他的成就引起了国外学术界的广泛注意。1980年,他应邀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任客座教授讲学3个月,此后,又先后访问了澳大利亚、加拿大、阿尔及利亚、法国、英国和爱尔兰等国参加各种学术会议和讲学。他是美国现代语言协会(MLA)和美国文艺复兴时期研究会会员,并被聘为英语文学国际中心(ICLE)顾问委员会委员。他广泛收集各方面的信息,对西方文学及评论流派的变迁和英、美、澳等国文坛的动态了如指掌,并通过对外交流与国内同行经常的讨论,不断充实自己的学术思想。同时,也使国内外同行们加深了对中国文坛动向及中国学者对外国文学研究成果的了解。

乐观豁达的“普通人”
王佐良先生不仅在学术上造诣精深,颇具建树,而且在待人处世上也堪称知识分子之楷模。他热爱祖国,热爱党。
在“抗战”期间,他和当时中国所有热血青年一样,积极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以其渊博的英语专业知识,协助盟国在中国的军援工作。1944年7月至1945年8月,他曾兼任军委会国际宣传处昆明办事处主任,为向全世界宣传中国抗战形势,扩大中国在国际反法西斯统一路线中的声望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当他在英国留学时,中国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于是他毅然放弃了在国外学习和工作的机会,远涉重洋,于新中国诞生前夕的1949年9月回到解放了的北平。他在40年后回忆这段经历时说:“当时的留学生大多数都和我一样,急于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记得当时帝国主义对大陆实行封锁,从香港乘船到大陆有一定的风险,但即便是那样,我们也下决心要回来。说实在的,当时要留在英国也不是不可以的,而且生活也会很不错,但我们从未想过要留下,从留学一开始就认为回国是天经地义的。”
在此后的几十年中,除日常的教学行政工作和他特别钟爱的英语文学研究以外,他更积极地参与了许多政治社会活动,1978年,他被选为北京市政协委员,198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作为教育界的代表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委员会委员,并连任至七届。
以工作为乐,同样是王佐良教授人生观的重要内容。在他晚年时,他还是以惊人的毅力克服病痛带来的种种不便,更加发奋工作。他曾说过:“年愈古稀,还能工作,从一个意义上来讲,可以说是我的福气,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讲,也是不得已。我总是希望在有生之年为国家多做些贡献……这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快乐。”《译林》杂志及译林出版的创建人李景端在《王佐良凭真诚赢得尊敬》中写道:“王佐良住的还是老清华的旧式平房,冬天还靠烧煤炉取暖。我问他怎么还住这种房子,他笑答,北外那边宿舍很紧,他老伴又在清华工作,老房子住惯了就凑合着住吧。在生活上满足于低标准的‘凑合’,这正是王佐良身居高位却自视平凡的一种境界。”李景端先生还写道:“还有一次在香港,正巧我与王佐良同住一个房间。香港宾馆客房里一般不供应开水,需要的话,要打电话叫人送。可是王佐良常常是自己去热水炉打开水,而且还替我多带一瓶。每到用餐,王佐良找个干净、方便的吃处就行。在那不起眼的小饭馆里,人们想象不到,他就是周游过许多国家、中英文都精通的大学者。”
王佐良先生乐观、豁达性格表现在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虽然他的一生经历坎坷,但在他发表的包括游记、回忆、评论和随感等所有的作品中,却看不到那种怀旧、惆怅、伤感的语言,有的都是饱含希望进取的激情文字。如今王佐良教授离开我们已十年有余,但是他的良师风范和人格形象将激励着我们继续努力奋斗,正如张中载教授撰文所说的“可以欣慰的是王先生等大师给我们留下了无价的“遗产”――不朽的鸿篇巨制,优秀的弟子以及为人治学的榜样”。

主要获奖情况
  -1988年,《论契合--比较文学研究集》获“北京市首届哲社与政策研究成果荣誉奖”
  -1990年,《论契合--比较文学研究集》获“全国比较文学荣誉奖”
  -1991年,《英语文体学引论》(与丁往道合著)获“北京市第二届哲社优秀成果一等奖”
  -1992年,《英语文体学引论》(与丁往道合著)获“第二届全国高校优秀教材优秀奖”
  -1992年,《论契合--比较文学研究集》获“教委高校出版社优秀学术专著奖”
  -1994年,《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获“北京市第三届哲社优秀成果一等奖”
  -1995年,《英国诗史》获“教委首届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
  -1995年,《英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与周珏良联合主编)获“全国高等学校出版社第二届优秀学术专著奖特等奖”
  -1995年,《欧洲文化入门》(与祝珏、李品伟、高厚?合编)获“国家教委第三届高校优等教材奖一等奖”
  -1998年,《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史》(与何其莘联合主编)获“第十一届中国图书奖”
-1999年,《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史》(与何其莘联合主编)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奖”

  主要译/著作
  ――《雷雨》(曹禺著)(英译版)译者王佐良 巴恩斯(A.C.Barnes)外文出版社 1958
  ――《约翰 韦伯斯特的文学声誉》(学位论文)王佐良 奥地利萨尔斯堡大学出版社 1975
  ――《美国短篇小说选》主编王佐良 中国青年出版社1980
  ――《英国文学论文集》王佐良 外国文学出版社 1980
  ――《英国诗文选译集》译者王佐良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80
  ――《英国文体学论文集》王佐良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80
  ――《英国文学名著选注》主编王佐良 商务印书馆1983
  ――《中外文学之间》 王佐良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84
  ――《彭斯选集》译者王佐良 外国文学出版社1985
  ――《论契合》 王佐良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85
  ――《苏格兰诗选》 王佐良 湖南人民出版社 1986
  ――《照澜集》 王佐良 外国文学出版社 1986
  ――《风格和风格的背后》 王佐良 人民日报出版社 1987
  ――《英语文体学引论》 主编王佐良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87
  ――《英语诗选》 主编王佐良 译文出版社 1988
  ――《翻译 : 思考与试笔》 王佐良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89
  ――《莎士比亚绪论》 王佐良 重庆出版社 1991
  ――《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 王佐良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1
  ――《心智的风景线》 王佐良 北京三联出版社 1991
  ――《英国文学名篇选注》 主编王佐良 商务印书馆 1991
  ――《英诗的境界》 王佐良 三联出版社 1991
  ――《论新开端》(英文版) 王佐良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1
  ――《欧洲文化入门》(英文版) 主编王佐良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2
  ――《论诗的翻译》 王佐良 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2
  ――《英国散文的流变》 王佐良 商务印书馆 1993
  ――《英国诗史》 王佐良 译林出版社 1993
  ――《英国文学史》 王佐良 商务印书馆 1993
  ――《英国诗选》(注释本) 王佐良 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3
  ――《并非舞文弄墨 -- 英国散文新编》(译者、主编) 王佐良 三联出版社 1994
  ――《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史》 王佐良, 何其莘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5
  ――《中楼集》王佐良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5


 

热门信息

赵元任

穆旦

梁实秋